全国服务热线:400-658-3652
新闻分类 NEWS CATEGORY
新闻动态 news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手机:
13932561485
电话:
400-658-3652
邮箱:
56889542@qq.com
地址:
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39号建外SOHO东区8号楼18层
海外职场
香港大学选校长 学生教师校友轮番面试
添加时间:2018-03-27
  

亚美国际娱乐手机版讯 10月4日,香港大学[微博]选出了新的校长——英国医学教授马斐森。这次任命却引发了激烈的争议——有的港大教授批评他“能力平庸”,有的拒绝对任命表达“祝福”,甚至还有教授“强烈反对”这一任命。

与此同时,负责主持新校长遴选事宜的港大校委会主席梁智鸿作出回应,反复强调此次遴选新校长过程“依足程序”,任命是“遴选委员会的集体决定”,校委会“一致通过”。参与投票的学生代表邓日朗也表示,马是“最好的人选”。

邓日朗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,在香港大学,谁来当下一任大学校长,是由学生、校友、教授、非教授级教师、院长和校务委员各自选出代表后投票决定的。在这里,身为学生代表的邓日朗持有一票的决定权,跟学院院长、教授等“平起平坐””。

“学生会在学校管理方面一直都在争取师生共治,就是学生与老师一起,去管理这个大学。”同时兼任学生会主席的邓日朗说。

对港大校长候选人的批评,几乎占据所有港媒的周末头版

10月4日上午,在香港大学的礼堂里,作为校长唯一候选人的马斐森跟学生见面。本来被要求坐在主席台的马斐森笑着走下讲台:“我不喜欢待在上面,请允许我在你们身边走来走去。”

在礼堂里,54岁的马斐森就像课堂上参加讨论的老师一样,随意地把西装外套的扣子解开,径直走到第三排中央,靠近向他提问的学生。

“别叫我马斐森教授,请忘了‘教授’、‘ 校长’那回事。”马斐森十指扣在他略微隆起的肚子上说,“叫我彼特。”

这次见面会是香港大学遴选校长过程的一部分。按照香港大学的规定,新选校长要先通过临时工作小组调查,确定希望物色的校长应该达到什么要求,明确选校长流程,接着先后成立物色委员会和遴选委员会,由师生代表最终确定一位候选人,向全校师生公布,与师生见面,回答他们的质询,最终由校务委员会投票决定是否通过候选,任命校长。

在这次跟学生的见面会上,马斐森一直保持着微笑,还时不时开开自己的玩笑。但在礼堂外,他成为港大校长候选人的事却几乎占据了所有香港媒体的周末头版,当天刊发的报纸用大号字写出学者对他的评价——“无知、无能、无心”。

这句评论出自港大教授卢宠茂,他也是负责选校长事宜的遴选委员会全职教授级教师代表,拥有对下任校长人选的投票权。遴选委员会共有11人,包括3名校务委员,1名学院院长代表,3名全职教授级教师代表,1名全职非教授级教师代表,1名校友代表,1名全职非教学人员代表,以及1名学生代表。

现在海外的卢宠茂用短信联络媒体,提出自己对“外国人当校长的三大基本隐忧”:对香港、内地及亚洲欠缺经验认识,属“无知”;不懂中文难与香港及内地社会各界沟通,属“无能”;不为港大放眼世界,则是“无心”。卢宠茂在短信中表示,对“三无校长感到无奈”。

在礼堂里,马斐森倒并没有遭遇太多责难。邓日朗说,因为见面会恰巧安排在上课时间,所以到场的学生并不多,跟学生的见面会持续了不足一小时。

不过,教师和校友代表第一次跟新校长候选人见面时却毫不客气,当面把一个个问题抛给了马斐森——

“你自己并非来自顶尖大学,要如何带领港大跻身国际顶尖?”

“如果学生惹上麻烦,你会不会出面保护学生?”

“你觉得你和学生之间最好的关系是什么?”

“你对这个年代的大学生有什么看法?”

“如果让你领导5年或10年后,港大学生跟现在相比会有什么区别?读完港大的人会有什么分别?”

……

“你所问的问题,邓日朗也问过我。”站在学生中间的马斐森回头看了一眼邓日朗,回答说,“我会先认清事件性质再做决定。我大概跟你们的父母差不多大,或者比你们的父母更年长。我会像对待自己的子女一样对待你们——如果遭遇不公正对待,我会尽力保护你们;但如果你们的确严重犯错或者违法,我也会去帮助你们,但是不会替你们开脱,需要尊重法律。”

学校赋予学生自己选校长的权利

整整一个上午,马斐森跑了三场“面试”。根据港大选校长的机制,候选人要接受学生、教师、校友等学校各方轮番面试。按照校务委员会主席的说法,“面试校长一定要问到满意才能罢休”。

“我会全力以赴,去展示自己的决心,证明大家的选择是正确的。”马斐森在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态。

见过这位花了两年时间遴选出来的候选人,部分校友和教师并不十分赞同。有的校友说马斐森回答太过空泛,“表现只值60分”,也有教授觉得他“对答得体,符合教职员的期望”,但又有人反驳说“英国人精于政治辩论”,马斐森是否合适只能日后观察。

在港大,师生的意见在选校长这件事上颇为重要。为选出最合适的校长,物色委员会在诸如《南华早报》等报刊以及其他国际学术刊物上刊发招聘校长的广告,邀请着名学者来应聘,并通过相关人士推荐人选。学校还通过全校投票,选出学生代表,参与整个选校长过程。

另外,为了确定一个能够选出好校长的机制,负责选校长的临时工作小组还组织了两场咨询会。在平时举办学术讨论会的大会议室,邀请同学、老师、教职员、校友进行座谈,什么样子的人才算是个好校长。

不过,身为学生代表的邓日朗自己也感到很意外,学校赋予学生自己选校长的权利,但学生似乎并不特别在意。在全校投票选学生代表的过程中,只有他和另一名研究生参与选举,可没多久这名研究生就自动退出,只剩了身为学生会主席的邓日朗一个人参选学生代表。

“我是代表同学利益去参与,同时也是去监督、观察学校办事的流程。我很担心万一选出来的校长不符合大学和学生利益,我会不知道怎么跟大家交代。”邓日朗说。

虽然校方组织了选新校长的咨询会,还特意安排在很大的场地,但参加的人并不多。身为学生代表的邓日朗想要收集同学对校长的期待,向全校群发邮件,最终却也只收到了60余份回复。

“港大学生对选校长这个议题关注度不高。可能大学生跟中学生不一样,学生跟校长的关系挺远的。”邓日朗说。

尽管学生参与兴致不高,但遴选委员会依然按照流程严格面试每一个候选人。按邓日朗的说法,遴选委员会里头没有“不关事的人”,每个人都代表自己身后的一个群体,“所有人都真的会为港大利益着想”。

在确定最终候选人之前,遴选委员会对每一个校长候选人都要进行长达几个小时的面试,其间每个代表都可以发问。作为学生代表,邓日朗也提了很多问题。每次面试校长候选人的时候,他还会把所有提问和回答抄下来,拿着笔记回到宿舍反复思考,“回忆不同候选人的回答,逐个比较谁好一点”。

“遴选委员会里头,每个人的权利都是平等的,无论是看文件、发言、投票,大家都一样,不会说是学生就少讲一点。发问的时候没有限制每个人多少分钟,整个面试持续两个多小时。我们要很认真地去处理每个候选人,整个遴选委员会都希望为港大找到最好的校长候选人。”邓日朗说。

“现在的遴选制度绝对是有缺憾的,但可能是众多制度中最好的一个”

在经历了整整一个上午的“全校面试”后,校务委员会当天开了一下午的会。代表学校各个群体的代表们,又聚在一起,讨论候选人马斐森是否可以成为下一任校长。

在马斐森接受面试的同时,作为学生代表的邓日朗也开始收集学生们对于新校长的意见。有的同学告诉他,马斐森的“回答模棱两可”,但也有同学说,他“态度开放,愿意聆听同学声音,希望他能扞卫校园自主和学术自由”,所以“即使对香港及大学本身认识不深,也倾向于支持他出任校长”。

其实,在参与选校长之前,邓日朗说自己很担心政府要“委派自己人去做校长”,但是进入遴选委员会后,发现港大的人“都会很用心地想怎么保护港大的名誉,很有决心去守住这块地方,所有参与选新校长的人都是从港大利益出发的”。

校务委员会原本定在下午5点半公布结果,却因为激烈的讨论推迟了一个小时。邓日朗说,委任新校长是由校务委员会负责,其中有两席学生代表。如果委员会内外反对意见很大,不能通过这个候选人,他们将会推翻现在的候选人,重新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合适的新校长。

最终,马斐森得到校务委员会的投票认同,当选下任校长。“马教授是有其弱点,例如他对香港、内地及亚洲的认识不深,但这亦是校务委员会和整个大学管理层要补救的地方。我们并非说他没有短处,但这不等于他不是校长的适当人才。”香港大学[微博]校务委员会梁智鸿说。

邓日朗也对新校长表示赞同,“作为校长必须要撑得住,这是一份tough job(困难的工作),我们当然想有更好的人选,但只能够挑the best for HKU(对香港大学最好的)”。

“我认为现在的遴选制度绝对是有缺憾的,但可能是众多制度中最好的一个。”邓日朗说,“不过我现在还在思考,为什么这次选校长会遭到如此大的批评。是选校长的机制有问题,还是港大已经大不如前?”

不过,在思考这些问题之外,邓日朗还有更多事情要忙。因为有同学跟他抱怨“港大餐厅便宜菜太少了”,这位学生会主席最近正忙着跟餐厅经理开会谈判。因为在这里,不管是下任校长让谁当,还是下一顿饭吃什么,学生都有自己的发言权。

本网站摘录或转载的属于第三方的信息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转载信息版权属于原媒体及作者。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,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,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